轶事:马谡敢于给诸葛亮提建议,其“攻心术”实在高明

轶事:马谡敢于给诸葛亮提建议,其“攻心术”实在高明

建兴三年(公元225)三月,成都城外战旗飘扬,军歌嘹亮,诸葛亮亲率三四万大军出征南中。临行前派遣陈震出使东吴,以巩固孙刘联盟,丞相长史向朗则留守成都,辅佐刘禅料理政务。这个向朗就是诸葛亮在未出山时的老同学,荆襄教父、水镜先生司马徽的得意门生。

刘禅特意赏赐诸葛亮象征刑法权威的斫刀和利斧,鸟羽车盖和鼓吹乐队,再配上一把曲柄伞,还有六十名肌肉男,做诸葛亮的贴身警卫。

尽管南征大军威风凛凛,但是诸葛亮心中对能否彻底平定南中叛乱却没有谱。蛮夷之人,习惯了茹毛饮血的日子,对他们来说,忠信礼义简直就是一坨狗屎。当文明人遇到野蛮人,要想彻底征服,唯一的手段就是屠杀了,直接消灭肉体。

但有人想出了另一个办法——攻心战。只要能够赢得了一个人的欢心,他就会乖乖地顺从你。

想出这个办法的是诸葛亮异常器重的人——白眉马良的弟弟、前越嶲太守马谡,现在的职务是参军,也就是诸葛亮的智囊人物。马谡是一个典型的兵法理论家,精研各种兵书,什么孙子兵法、吴起兵法、六韬等等。一旦谈起兵法来,马谡口若悬河,滔滔不绝,就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。诸葛亮虽然也是谙习兵书,但是一碰到马谡,就甘拜下风。再加上跟马良有特殊的感情,所以诸葛亮对马谡的倚重远远超过他人,甚至想把马谡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。

马谡也心知肚明,竭力讨好诸葛亮。诸葛亮要南征了,马谡形影不离地送出了几十里。

诸葛亮感动不已,我跟马参军共事了许多年,屡屡得到马参军的教诲。今日恳请马参军再赐教诲!(虽共谋之历年,今可更惠良规。)

诸葛亮绝对是一个没有任何架子的领导,他平生的最大乐趣就是有人给他提一些中肯的意见。在诸葛亮的眼中,马谡仿佛就是一个经验老到的长者。

马谡也不会装蒜,世界上能够把《孙子兵法》倒背如流的人毕竟没有几个。真正的智者是不会吝惜把自己的智慧无偿奉献出来的。

于是马谡说得口沫横飞:叛军以为山高皇帝远,朝廷鞭长莫及,早就怀有二心。即使今天把他们打垮了,明天还会卷土重来。周而复始,永无休止之日。现在叛军料定丞相忙于北伐战争的各项准备工作,无暇南顾。所以他们就会肆无忌惮地烧杀抢掠,驱赶朝廷委派的官员。可是要把叛军屠戮干净,既违背了人道的原则,又时间太仓促,不容许可。

最后,马谡说了一句非常经典的话,“用兵之道,攻心为上,攻城为下,心战为上,兵战为下”,丞相要想平定南中叛乱,就必须彻底征服乱党的心。

马谡的那句话出自《孙子兵法·谋攻篇》,“故上兵伐谋,其次伐交,其次伐兵,其下攻城”,再加以阐述发挥,让诸葛亮佩服不已,马谡真是熟读兵书的第一人。立即下令,将马谡的名言以法令的形式——《南征教》颁发全军。

分享:

评论